完全约束管道的破坏—渐进塑性(稳定性问题);弯头三通破坏–循环塑性(疲劳问题)

针对A2渐进塑性控制(棘轮作用)

这个应变在完全约束段是升温管道受到摩擦力作用,管道完全受压的压应变,最大允许值0.16%a*DT
  在C1,局部失稳(防止管道屈曲)控制,由于管径变大,径厚比是完全约束管道的完全受压的控制。这时的运行压应变控制是变化的。r/t径厚比控制在28.7OD323X5.6mm)是个界限点。小直径管道最大压应变控制在0.16%,大直径的管道都要求小于0.16%,具体大小运行压应变大小根据管道径厚比查曲线或计算获得。

我们最后在看看CJJ规范。如果根据我们完全约束管道最大允许压应力为3*Sh(375Mpa-Q235B材料),弹性模量为200000Mpa,这样我们计算得到对应的CJJ规定的最大允许压应变e=Sh/E=0.1875%=0.19%, 这么高的压应变显然和欧盟上面的0.16%差距很大。问题的管径是直径>500mm后,欧盟规定的运行压应变更低。
   从上面数据看问题。问题的结论是我们大直径的管道,尤其是800mm以上的直埋管道是不可能进行无补偿冷安装的,除非你极大的增加管道壁厚。

大家应当弄清楚渐进塑性和循环塑性的区别。

完全受压约束段的管道受压破坏是失稳破坏,人们控制的是渐进塑性破坏。—失稳局部屈曲,管道丧失承压强度,稳定性问题。

而弯头和三通活动段管道的破坏是疲劳破坏,人们控制的是循环塑性破坏。—疲劳损伤累积都在的破坏,疲劳寿命问题。

    CJJ规范都给搞混了,都弄成一个问题,也就是安定性疲劳问题了。本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病症,治疗方法也不一样。经CJJ都是一个病了,一个治疗方法–3倍许用应力了。

弄清楚这个不是那么容易。你得仔细反复阅读欧盟EN13941规范和俄罗斯Gost55596规范,并且查阅塑性固体力学,材料力学和结构力学数据,咨询这方面的力学专家。走访CJJ规范编制人和他们的书籍,文章,了解和还原CJJ规范编制的历史过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34 = 40
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-copyrightpro.com